62626323_第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62626323_第3章

小说:62626323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21-12-02 16:36:09

,也没必要想下辈子。”

  安锦的心仿佛跟着泪一起摔落。

  他在护她,却不是因为爱。

  越是明白,越是痛苦,越是痛苦,越贪慕他的温柔。

  忘渊离开之后,安锦凝着手中的白瓷瓶,睁眼到天明。

  午时三刻,她被带到了斩魂台。

  斩魂台上,浓黑的劫云堆聚。

  安锦遥遥望向高台,母后和金凤一族的长老都满目担忧。

  阵法边,忘渊亦冲她安抚点头。

  安锦捏紧袖中丹药,也想清楚了,她想活。

  哪怕还剩最后一刻,她还是想和忘渊待在一起,更不想因为堕魔死在劫雷之下,连累族人。

  “时辰到!启阵!”

  随着一声高呼,地面燃起阵法,空中劫云滚动,紫电交错,但并未冲她击下。

  安锦深吸一口气,掩袖服下丹药。

  丹药入喉,却如同一道烈火一路烧到丹田,疼得她骤然跪地。

  与此同时,魔气高涨,霎时将她吞噬。

  众目睽睽之下,安锦彻底入魔——

  第五章 消亡

  保命丹成了夺命毒。

  安锦不敢置信,一瞬间她身上魔气弥漫,顷刻笼罩了整个斩魂台。

  所有人都大惊,天后直接站了起来。

  忘渊没想到丹药会出问题,第一时间冲进阵法,运转灵力护住安锦心脉:“阿锦,静气凝神!”

  可安锦镇静不了。

  她怔怔望着他,体内魔气与灵力在经脉里碰撞,泛起阵阵撕裂的痛,疼的她面色发白。

  “为什么?”安锦喃喃发问。

  “不是我。”忘渊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

  好像只要他说,安锦就该信。

  可此刻,侵蚀暴乱的魔气好像正一点点消磨着信任。

  耳边远处,守阵天兵的齐喊声震耳欲聋:“战神,安锦已然成魔,按律当杀!”

  凛然杀气直冲云霄,劫云翻涌不已,一道浩然紫雷已成形。

  安锦望着头顶愈来越重的雷劫,又看向身边的忘渊。

  天律所定:成魔者杀无赦,若有袒护者,亦受重刑。

  纵使忘渊是战神,也无出其外。

  安锦眼神黯了黯,阻止了忘渊输送灵力的手:“忘渊,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忘渊眉心微皱:“有什么事之后再说。”

  安锦摇了摇头,眼神固执:“你当真没有一丝一毫喜欢我吗?”

  忘渊一怔,沉默不语。

  安锦不懂是何意,只以为他不说是不想伤害。

  天上雷云厚重,仿佛顷刻便要劈下来。

  “走吧。”

  她声音轻飘,忘渊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一阵掌风袭来,他整个人就被推出了阵法。

  倏忽间,忘渊只见安锦含泪的眼,以及未收回的手。

  “轰!”一声,雷劫落下,重重击在安锦身上。

  她痛倒在地,接连呕出几口鲜血。

  还未等她缓过来,又一道劫雷劈下,正中丹田。

  “锦儿!”

  不远处,传来天后痛心疾首的呼唤。

  安锦颤巍巍抚向小腹,一阵濡湿刺痛。

  丹田已碎,ròu身即毁。

  自己……终究是没有躲过。

  劫云还在酝酿翻涌,而此刻,安锦的神魂俨然离体,都已半残。

  她已经没有半点力气对抗。

  只能等死。

  她不后悔,只遗憾,忘渊终究还是没能想起自己。

  却也庆幸如此,至少他还有深爱的桃花仙,度过余下千千万万年,不会孤单。

  思及此,安锦用尽最后力气,遥遥望向高台,想最后看一眼心中留恋。

  却看见母后和忘渊正朝这边奔来。

  “不要!”她强撑着最后一丝气力嘶喊。

  劫云不分敌我,入阵后会同自己一样被诛杀。

  话落,却见母后化作一只遮天金凤闯入阵中,卷起她的残魂就逃。

  失去意识之前,安锦隐约听见忘渊请罪:“末将并非刻意阻拦,只是阿锦帝姬ròu身已毁,神魂并未失智,恳请天帝另做审判……”

  而后,她便坠入了漫长的昏睡。

  过往从思绪中淌过,她好像又回到凡世,又好像回到了幼时。

  就这样沉沦在这样的美梦中,也挺好。

  只是遗憾,不能同母后说一声对不起。

  亦不能同忘渊说一句:“我相信,不是你要害我……”

  浮浮沉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安锦发现她终于又能视物。

  忽然,一只小金凤蹦进她怀里:“少主,你醒啦!看来忘渊战神送来的聚魂花真的有用!”

  安锦这才注意到,她竟然躺在一朵莲花中。

  “我这是回了苍梧族地?母后和战神呢?”

  “族长和战神就在洞外莲洞外。”

  安锦忙起身,匆匆朝外奔去。

  那日劫雷阵阵,母后强行闯阵救她,可曾受伤?

  忘渊拦住天兵,后续又可有惩罚?

  安锦满心担忧,不想刚走到莲洞入口,便听见母后呵令:“忘渊,本宫不管你为谁守身如玉,总之我儿因你受累,只有你的至纯阳气才能救,你必须同锦儿神交!”

  第六章 拒绝

  安锦惊住,顿时不敢上前。

  神交是灵识的交融,是比身体更加亲密的缠绵。

  且双方必须对彼此绝对信任,否则,非死即伤。

  故此,神交虽有诸多好处,但从来都是恩爱夫妻才会用的修炼之法。

  安锦瞥见忘渊微蹙的眉眼,他已另有心上人,应该不会同意吧?

  果不其然。

  忘渊拒绝了:“天后,我已决意与阿锦帝姬解除婚契,恕我不能答应。”

  凉意刺魂,疼痛顿生。

  猜到他会拒绝是一回事,可真的听到他亲口拒绝,她才发现自己还是无法平静接受。

  明明已经是灵体,明明没有了心,可心口还是阵阵刺痛。

  洞外,天后的怒斥再次响起:“放肆!我没空与你讨价还价,你若不救,我便要那个小小桃花仙给我儿陪葬!”

  忘渊不语。

  眼见气氛越发僵持,安锦连忙冲了出去。

  “母后!您冷静一点。”

  对面两人立刻望来。

  天后大喜:“锦儿,你醒了。”

  话落,她又皱眉:“你神魂不稳,不要出阵法。”

  安锦又被牵回莲洞中,忘渊也跟了过来,只是神色晦暗不明。

  见此,安锦心头又是一涩。

  强扭的瓜不甜。

  他不爱她,自己总不能无底线强求。

  深吸一口气,安锦强扯出一抹笑:“母后,我听小金凤说聚魂花是忘渊送来的,他已经为我做的够多了,其他的就不用了吧?”

  天后不赞同:“若不是他自作主张给你那瓶丹药,你又怎会当众化魔,为你聚魂是他该做的。”

  “且你们还是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