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851354_第1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74851354_第16章

小说:74851354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21-06-17 23:53:53

公司。

他走在街道上,身穿着黑色风衣,有雪落在黑色利落短发上,他也懒得拂去。

“想什么呢,快点买了回去吧,外面怪冻的。发小的声音将正在发呆的薄行止拉回了现实世界。”

他那双眼眸聚焦,看着提好购物袋站在自己面前的发小点了点头。

回到家中,发小将购物袋里的生活用品悉数拿了出来,安置好后,他突然问:“…还好吧?”

薄行止一怔,随即摇了摇头:“恶化了。”

发小咂了咂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下一刻薄行止笑了笑:“没事,不用担心我。”

发小没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薄行止的肩膀便转身离去。

自从阮苏走后,客厅上那个雪白的痕迹也并没有抹去。

就像是在提醒薄行止,她来过,她爱过你,她留下了痕亦。

他突然觉得喉咙发涩,薄行止拿出手机,拨通了阮苏的电话。

那头很快便接通,还是例行公事的甜美嗓音:“怎么了?”

薄行止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声音有些哑:“明天,我爸出院。”

“他说想来看看你,你有时间吗?”

“如果没有的话没关系,我和他说你有航薄就好。只是…医生说他晚期恶化,不知道还有多久时间了。可能…过年都难。”

他说完,心中的石头像是终于落地那般。
◇------------------------------------------------------
逐鹿整理推荐,更多精彩请加入逐鹿,加入方式:联系上家!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有些事情,好像真的要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才能真正的接受。

电话那边陷入了沉默。

薄行止耐心的等着,他看着客厅里的时钟,那表盘上的分针绕过一圈,阮苏的声音才再度响起。

“我刚刚落地,明天正好调休。下午我过去吧。”

“谢谢。”

薄行止从未想到,他在这个冬天里第一次感受到的滚烫居然是说完谢谢之后眼眶里的泪。

电话挂断。

另一边,LW机场,停机坪。

阮苏挂断了电话,一双杏眼眨了眨。

她认识薄行止这么久,从来没有看见过薄行止这副模样。

或许自己的离开再加上亲人的病患,真的会让他崩溃。

阮苏紧蹙双眉,一旁听完了全薄的薄准缓缓开口:“你有没有想过他真的变了?”

她闻言,心情更加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是从哪一刻开始,她会对薄准心烦意乱。

或许是从拉安全带开始,又或者是从他为自己挡下那一刀的时候就命中注定。

她想不清楚,索性不想。“可是我也真的变了。”

阮苏的声音伴着冬日傍晚的冷风,也没有任何的温度。

她以前很喜欢冬天,因为在越是han冷的环境里,越容易感受到温暖。

哪怕只是一点点,都足以撑过这个han冬。

她认识薄准的时候也是冬天。

薄准、薄准,又是薄准!

阮苏心中异样情绪快要撑开她的胸口跳出,下一秒,她挑了挑眉,转过身认真的看着薄准,眼眸中却是一副出于自我保护而被迫染上的调笑。

“你看上去好像很希望我能和他在一起。”

薄准愣了片刻,但是却转瞬即逝,他看着面前的阮苏,笑了笑。

这是第五次。

想到这里,薄准开口:“或许我希望的是你能和我在一起呢?”

她终是没有办法学到薄准的精髓,掩饰不住自己的慌乱L。

她笑的越是张扬,她的内心就越是兵荒马乱。

薄准的深邃双眸少见的出现了些许认真,但是并没有再说话。

“扯犊子。”

她没办法再多说几个字来调笑薄准,只觉得自己心中的那丝欣喜让她感到大事不妙。

怎么会被停机坪的凛冽冬风吹得心花怒放?

第二十九章虫子

阮苏回家后,裹着厚厚的棉被闭上了眼睛。

而她脑海中却全都是挥之不去的薄准。

他的眉眼,他玩世不恭的笑,他认真工作,他保护自己的样子。

被套上还有薄准的味道,上次他来家里的时候给自己换的。

阮苏就快要睡不着觉。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就在这时候,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她伸手从床头拿来手机,一看,是薄准的消息。

“早点休息,晚安。”

她没有注意到自己那在黑暗中上扬的嘴角,纤细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轻敲。

“晚安,你也是。”

阮苏鼻腔之中全都是薄准身上的气味,她盖着被子,安心的睡去。

翌日,下午。

阮苏是被渴醒来的。

暖气吹的她口干舌燥,醒来的第一时间便是去客厅接水,她一手端着白色水杯,一手拿着手机看着自己错过的消息。 逐.鹿.付.費.獨.家

末了,她看了看时间,也该去找薄行止了。心中一阵烦闷。

她快要找不准她与薄行止那段过去到底是什么位置。

若是非要说,那过去就像是阮苏吃某顿饭的时候吃下了一只虫子,当你想起来,你吐不出来,但是也没办法发火。

因为偏偏那顿饭是自己最喜欢的菜。到了现在,当然是对那道菜敬而远之。

想到这里,阮苏长叹了一口气,洗漱好换好衣物,朝薄行止家中出发。

“姑娘,到了。”

阮苏点了点头,付了账便打开车门,看着自己住了三年的地方出神。

许久,她才往前走了一步,敲响了门。

没过多久,门便被打开,薄行止的侧脸掩在门内,双眸安静的不像话。

“进来吧。”

阮苏点了点头,她走进了房门。

眼神不受控的看着四周,装潢基本上完全没有任何改变。

她下意识的看向了客厅那面墙,上面并没有挂任何东西。

只是有一个正正方方的痕迹。

薄行止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几乎是瞬间便明白了她在看什么。

“你走之后,我挂去卧室了。”他解释着。

阮苏闻言不再说话,只是径直走向了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今天穿了件杏色毛衣和深蓝色牛仔裤,整个人看上去都十分温柔。

空气之中充满着静谧。“我很想你。”

“我以前不知道你问我的问题是什么意思,只觉得莫名其妙。”

“可是那天,我也突然很想问你,当时拍婚纱照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偌大的客厅,只有薄行止一个人说话。

周围的空气陷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