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851354_第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74851354_第2章

小说:74851354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21-06-17 23:53:53

阵又一阵的刺痛。

  她看着转身去了厨房,不打算继续解释的男人再次问:“所以,你不打算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吗?”

  薄行止脚步一顿,转头看她:“你跟踪我?”

  阮苏品出他话里的愠怒和怀疑,缓缓站起身:“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准备瞒我多久?”

第三章 你不用过来

  回答阮苏的,只有薄行止摔门离去的震天声响。

  以及那句“你最近真的很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

  阮苏重复着他的话,一瞬间竟然有些想笑,可眼眶却是一片滚烫。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将那热气强压下去,伸手拿起了那个盒子,缓缓打开。

  里面装着一条项链,和结婚时的钻戒,是一套。

  挂坠上的钻石在灯光下反射着han光。

  阮苏慢慢抚过那钻,一片冰凉。

  当晚,薄行止一夜未归。

  翌日。

  等了一夜的阮苏换好衣服便打车去了机场。

  明天她有一趟航班要飞,作为副机长的她要参加今天的机组会。

  会议室走廊。

  阮苏刚从电梯里出来,迎面便看见了薄行止。

  四目相对,没有人说话。

  阮苏率先移开了目光,她很早就明白,与薄行止的对峙中,第一个输的人,永远都是自己。

  可当目光落在他身边的人身上,她整个人僵住。

  眼前的人一身空姐制服,杏眼红唇,清纯妩媚共存。

  重点是,她赫然是昨天照片里捧着玫瑰花的那个女人!

  而舒然感知到阮苏对自己的注视,微微一笑:“你好,我是薄行止乘务组新上任的乘务长舒然,以后请多指教。”

  她说着上前了几步,朝阮苏伸出了手。

  阮苏没动,而是看着薄行止:“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今天刚刚上任,薄行止还没有和大家介绍我。”舒然回道。

  闻言,阮苏握着飞行资料的手微微收紧,目光移向舒然。

  随即便看见她脖子上的项链,和薄行止昨天送自己那条一模一样。

  舒然注意到了她目光,手抚上了项链:“这是我昨天刚买的,挑了很久,好看吗?”

  “……很漂亮。”

  阮苏牵强的勾起嘴角,再次看向薄行止:“薄机长,你觉得呢?”

  薄行止并没有回答,只是对着舒然说:“机组会要开始了,走吧。”

  舒然点了点头:“那我和薄行止就先走了。”

  然后,两人走进了左边的会议室。

  门缓缓关上,阮苏看着,手慢慢抚上自己的脖颈,只摸到了制服上冰冷的纽扣。

  没人知道,那衣领之下,也戴着条项链。

  这一刻,阮苏有些庆幸自己身上的机长服将一切遮住,给她最后一点自尊。

  无力的垂下手,她转身走进右边的会议室,带上了门。

  机组会结束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阮苏打开手机就看到两条消息。

第一条是薄行止发的:“中午和爸妈吃饭,你不用过来。”

  阮苏看着这条信息出了神。

  她和薄行止算是邻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小他妈就不喜欢自己,哪怕是结婚那天,也只有薄行止他爸来了。

  想到这里,阮苏心中一阵酸涩,回了个“好”字,便去看了另一条消息。

  另一条是闺蜜:“明天你又要飞了,今天陪我吃午饭,老地方见!”

  阮苏笑了笑,回了闺蜜消息便打车去了餐厅。

  夏日热浪铺面而来。

  阮苏下了车往餐厅内走,却在转头见看到了薄行止父母的车。

  她愣了下,刚想仔细看看,但闺蜜已经到了。

  两人跟在引路的服务员身后,阮苏有些心不在焉。

  眼神乱飘时,却瞧见左边敞开的包厢里,薄行止与舒然还有他父母四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

  阮苏呆愣的看着这一幕,挪不开步子。

  这时,发觉她没跟上来的闺蜜看了过来:“苏苏,你在看什么?”

  这一声传进了包厢,里面的人纷纷看了过来——

第四章 玫瑰好看吗?

  一瞬间,气氛凝固,几人面面相觑。

  薄行止没想到阮苏会出现在这里,下意识的蹙紧了眉。

  下一秒,他兀地起身,走出包厢抓着阮苏的手腕将人带走,直到一个离包厢远远的拐角才停下。

  这一路阮苏没有挣扎,只是跟在他身后,凝视着他的背影。

  “你故意跑来这儿是想干什么?能不能不要闹了?”薄行止质问的声音十分刺耳。

  阮苏心里一窒:“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薄行止看着她却只是说:“你明知道他们都不喜欢你。”

  “不喜欢我的只是他们吗?”阮苏反问。

  薄行止顿了顿,没有说话。

  看着他一言不发的模样,阮苏垂下了眼睫,掩住其中的悲凄。

  “薄行止,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会走到现在这步。”

  阮苏喃声问道,话语之后尽是迷茫。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薄行止才缓缓开口:“你先回家,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我们……还有家吗?”阮苏哑声问。

  薄行止再度沉默。

  这一刻,阮苏只觉得一阵沉重的压抑袭来,让她喘不过气。

  她甚至觉得他此刻的沉默真好,最起码能让她欺骗自己,也许他的沉默代表着‘有家’这个答案!

  她再也没办法继续下去这场谈话。

  “你和爸妈好好吃饭吧。”阮苏说完,转身要走。

  可下一刻,薄行止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给了她最后一击。

  “以后别再跟踪我了。”

  阮苏脚步一顿,心像掉进了醋里,酸苦难说。

  “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她解释着,快步离去。

  坐上出租车,阮苏给闺蜜发了条信息说自己临时有事,等回来之后再请她吃饭。

  失魂的回到家。

  阮苏呆坐在沙发上,目光飘忽没有定点。

  刚刚包厢里的场景与薄行止的话语交相辉映在脑海中,如钝刀割ròu般折磨的痛。

  房间里似乎还残留着昨天薄行止身上的味道。

  阮苏仰头,视线落在了婚纱照上。

  她就那么望着,直到开门声响起,也没有回头。

  薄行止看着站在婚纱照面前的阮苏,眼底闪过一抹不明。

  “想问什么就问吧。”他说着,走到她身边站定。

  可回答他的只是一阵缄默。

  风吹过窗纱,微微荡漾。

  阮苏缓缓转头看他:“玫瑰好看吗?”

  薄行止蹙起了眉:“什么意思?”

  “……没什么。”阮苏摇了摇头,再度看向婚纱照。

  偌大的客厅